t大校花复仇记林万强江南校花陆嫣第六部分 赵若芸续写康医生 赵若芸康医生 最新

导读
① 《德伯家的苔丝》主要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女主人公苔丝是一个家境贫苦的农村少女,她勤劳善良,纯洁美丽。在地主庄园帮工时,被少爷亚雷侮辱,产下子。孩子病死后,她

① 《德伯家的苔丝》主要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女主人公苔丝是一个家境贫苦的农村少女,她勤劳善良,纯洁美丽。在地主庄园帮工时,被少爷亚雷侮辱,产下子。孩子病死后,她又到一家牛奶场当女工,和教师的儿子克莱相爱。新婚之夜,她向丈夫坦白了往事,二人分居。克莱远走巴西,杳无音信。她为了家庭,在绝望中和亚雷同居。克莱突然归来后,她悔恨交集之下杀死亚雷,自己也被判绞刑。这部小说生动展示了英国农村经济解体以及个体农民走向贫困和破产的痛苦过程。其中,苔丝的形象丰满感人,她坚强、勤劳而富有反抗性,小说的副标题“一个纯洁的女人”,鲜明地表达了作者对苔丝的人道主义同情,认为她是社会的牺牲品,同时大胆地对资产阶级的法律和道德进行挑战。

② BBC剧《德伯家的苔丝》

伊甸园做的,才到第三集

http://sfile.ydy.com/bbs/viewthread.php?tid=248476&extra=page%3D1

③ 《德伯家的苔丝》有没有影视作品

有电影 故事情节紧凑生动,画面也拍得很美,印象深刻的有巨石阵和星空,很喜欢这部电影强烈推荐观看。
以前中央台放过好像叫《德伯维尔家的苔丝》

④ 如何评价《德伯家的苔丝》

在哈代的长篇小说中,《苔丝》是最著名的一部。女主人公苔丝出生于一个贫苦小贩的家庭,父亲约翰·德比有一天被人告知他是古代贵族德伯的后代便得意忘形起来,他和他那短视而爱虚荣的老婆决定让女儿到一个自称也是德伯家族后裔的富老太婆家去攀亲戚,以期在经济上得到帮助。苔丝去了以后被老太婆的儿子亚历克诱奸,她怀孕回家,孩子一生下即夭折。过了几年,苔丝再次离家来到陶勃赛乳牛场干挤奶的活儿,在这里他与牧师的儿子安吉尔·克莱尔恋爱并订婚。苔丝对文质彬彬颇有知识的安吉尔十分崇拜和热爱,几次想把自己曾被亚历克奸污的事告诉他,都因种种缘故而没有办到,结婚前数日她写了一封长信从房门下边塞进安吉尔的屋子却塞到了地毯下面。新婚之夜她把自己昔日的这一不幸事件向丈夫坦白,但是安吉尔没能原谅她。这以后他们两人分居,安吉尔去巴西发展他的事业,苔丝仍在一些农场打工糊口,命运却让她再次与已经披上牧师黑袍四处布道的亚历克·德伯相遇;亚历克对苔丝的情欲顿时击败了他那没有根基的宗教信仰,他纠缠苔丝,不得到她决不罢休。这时候苔丝的父亲病故,为了母亲和弟弟妹妹们的生活,她被迫与亚历克同居。不久,安吉尔·克莱尔从巴西回国,找到妻子并表示悔恨以往的冷酷无情。苔丝在这种情况下痛苦地觉得,是亚历克·德伯使她第二次失去了安吉尔,又一次毁掉了她的幸福,她怀着懊恼和愤怒到极点的心情,同时也带着一种责任感,杀死了亚历克。在与安吉尔一起度过幸福、满足的最后五天之后,苔丝被捕并被处以绞刑。“诸神之主(这是埃斯库勒斯的话)跟苔丝所开的玩笑到此结束了。”(《苔丝》末段首句。)

《苔丝》典型地体现了托马斯·哈代悲观的宿命论。如同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俄狄浦斯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必然杀父娶母最后自己刺瞎双目流浪而死,熟读古希腊悲剧苔丝大师作品的哈代让他的读者看到,苔丝也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最后必然走上绝路。不过,哈代与他的古希腊导师不同,他并不纯粹借助于一个个偶然事件来展开他的故事,而是以人物的性格为依据,使故事情节合乎情理地一环扣一环地向前发展,因此他的故事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

……此时此刻,安吉尔·克莱尔所想到的,不是苔丝那不幸遭遇的性质,他更没有想到把苔丝的遭遇和他自己昔日的荒唐事作一个比较。不,他想到的不是这些,他当时不可能如此冷静地思考这一类问题;他想到的只有一点——多么令人痛心啊,世上再也不存在这么好的苔丝了!他觉得,“苔丝说出了自己过去的事情,使他的生活以及他的整个世界发生了彻底的,可怕的变化。”他努力“扼杀自己对她的情感。……一颗泪珠正慢慢地淌下克莱尔的面颊———颗很大的泪珠……”(第35节)十分明显,安吉尔·克莱尔这时候正在经受巨大的失望和痛苦。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应该把他在听过苔丝的坦白之后所作出的反应,看成是一个向来习惯于严格要求他人的人在无视其本身的错处却以高标准谴责别人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从小说的前半部分,没有哪个读者会得到印象,认为安吉尔·克莱尔是一个严于律人疏于责己的人);我们不应该指着安吉尔·克莱尔的鼻子责备他说:

“你自己这么不检点,还用这种态度对待苔丝!”不,我们不应该这样,而是应该体会哈代所写:

“一个受了愚弄的老实人一旦醒悟过来往往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残酷的对待,克莱尔此刻这种感受正十分强烈。”(第35节)也就是说,热恋中的安吉尔·克莱尔这时候不但感到失望和痛苦,而且还觉得受到了命运的愚弄,受到了残酷的对待,因此他克制不住自己,对苔丝采取了严厉的态度,提出两人分居的主张,把苔丝推向了亚历克一边。这以后,他和苔丝天各一方;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反省并饱受相思之苦,他才慢慢改变这种态度,恢复了对苔丝那种深沉的爱,那就是苔丝被捕之前他们两人在一起度过的五天里读者所看见的情形了。

男女主人公的性格使他们在特定环境里遇到各种事情的时候做苔丝出种种必然的反应,这些反应相互作用形成的合力把他们拖入困境,使他们最后遭遇悲剧性的结果;哈代的《苔丝》就是这样用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和感人的故事表达了作者对生活的看法。这部一百多年前写下的小说对于今日读者的意义,当然不在于它的具体故事内容和所宣扬的思想,而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研究托马斯·哈代这位跨越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英国诗人和小说家的生动材料,同时也启发我们思考人生的各种问题,尽管,在生活发展的总趋势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必与哈代持相同观点

⑤ 德伯家的苔丝的幕后制作

电影改编自托马斯·哈代的小说《苔丝》,在这部小说里,一个追求爱情的女人的经历被描写得生动凄婉,令人唏嘘,是举世闻名的杰作之一。其次,敢于将这部宏伟巨著搬上银幕的是大名鼎鼎的罗曼·波兰斯基,他以从容的调度、大气的影像技巧展现出英国工业化时期的乡村生活,舞蹈、收割、劳作、乡村酒吧、原始铁路,都一一呈现出非凡的影像美感,弥漫着波兰斯基对宿命的无奈之情。
关于电影:现代人的创痛
如果说波兰斯基的《苔丝》是一部经典之作恐怕不会有人怀疑。此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则是影片中苔丝的扮演者娜塔莎·金斯基浑然天成、丝丝入扣的表演。所以,这部电影是精彩原著、天才导演和出色演员等诸多优秀元素的组合,一经公映就让评论者与影迷惊艳,获得多项国际大奖。
影片《苔丝》与其说是“现代人的创痛”,不如说是“近代人的挽歌”,是近代人对古代人——后裔子孙对自己世袭贵族世家的挽歌。影片《苔丝》反映的维多利亚时代,正是英国资本主义最发达的时代,农村土地与牧场全都集中在少数农业资本家如《苔丝》中的亚历克少爷、克里克老爷之流手里。农村贫富两极分化,农民赤贫而成为资本的雇佣劳力;英国农村彻底完成了资本主义化。影片中,波兰斯基以极富美感流畅的镜头语言展现出蒸汽机广泛深入到城市乡镇的社会变化,展现出资本主义农场麦收时节夜以继日的脱粒以及穿行在城市之间的火车运输,直观的呈现出影片主人公们生活和活动的社会政治经济背景。
影片舍弃了小说本来的荒谬和神秘感反而在影像上表现得相当浪漫和唯美,但从内容和叙事上来看基本上忠实于小说原著,依然将苔丝的悲剧命运从爱情关系上来展开。两个和苔丝相关的男人,亚力克和安杰尔,前者是“资本之魔”,后者则是软弱的知识分子、空想主义者。亚力克相信资本的力量无穷,他见到苔丝的第一句话则是:“美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句话包含着双重的意义:他深信在资本无所不能的时代,苔丝的美色一定能通过金钱买得;是对苔丝这样的乡下美丽姑娘而言,上帝既然降美色于她,又使之受穷,她就得心甘情愿为金钱而出卖美色。这双重意义皆从资本本质之“万能”而来,是资本眼中的必然逻辑。而安杰尔因追求世界的纯洁而不敢面对现实——这包括苔丝甚至连同他自己在内的到处被资本所统治、所污染的“一个损毁的星球”的现实,他虽爱苔丝并娶其为妻,却又轻易离弃之而放任不管。他离弃她的理由,暴露了他的在资本时代下的男女实际上不平等的深刻偏见。然而苔丝无畏地蔑视这种资本的统治一切的现实关系。她的反抗是美与崇高的;然而她的单个人的反抗的弱小,其结局却必然是悲剧的。
关于导演
波兰斯基身上独有的罪恶气息阴错阳差间似乎成为铸就他伟大作品的一个元素。《苔丝》中的女主角娜塔莎·金斯基在遇到波兰斯基之前只演过一些不起眼的小角色,与波兰斯基相遇成为她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在金斯基成为波兰斯基的情人后(当时金斯基才15岁),作为导演的波兰斯基敏锐的意识到金斯基具有独特的气质和潜能,因此送她到伦敦去学英语,以便日后进军国际影坛。这一切都仿佛命中注定一般,都使《苔丝》的拍摄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波兰斯基坎坷的人生经历让他一次次审视人类的行为,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当我追忆自己遥远的过去,真实与想像的界线总是那样令人失望地模糊和混乱,我生命的关键就在于此。也许它需要我一生的时间去理解,也许就是他使我饱受磨难和挑战,感到悲伤和失望,但我看到前面的大门已经打开,若不是它,也许这扇大门会紧紧关闭,直到永远。

⑥ 求电影《德伯家的苔丝》1998版的。

有它呀

⑦ 《德伯家的苔丝》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德伯家的苔丝》是哈代长篇小说的代表作,发表于1891年。女主人公苔丝是一个家境贫苦的农村少女,她勤劳善良,纯洁美丽。在地主庄园帮工时,被少爷亚雷侮辱,产下子。孩子病死后,她又到一家牛奶场当女工,和教师的儿子克莱相爱。新婚之夜,她向丈夫坦白了往事,二人分居。克莱远走巴西,杳无音信。她为了家庭,在绝望中和亚雷同居。克莱突然归来后,她悔恨交集之下杀死亚雷,自己也被判绞刑。

⑧ 《德伯家的苔丝》影评

曾以为作家的伟大在于多产,在于创作大量经典名著。看了Thomas Hardy的名作Tess of the D’urbervilles(《德伯家的苔丝》),才知道好著作只需一部足够。哈代笔下的苔丝曾被多位出色的女演员演绎过,1979年德国女演员Nastassja Kinski出演的电影《苔丝》获得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三项Oscar金奖,后来相继拍成了其他演员担演的电视连续剧,其中我最爱Justine Waddell饰演的Tess---1998年BBC推出的电视剧《德伯家的苔丝》。
好的故事因有好的情节,演绎的出色不亚于情节本身。
有人说曾获得Oscar奖项的电影《苔丝》不如BBC于98年的电视剧《德伯家的苔丝》,因为女主人公的扮演者不同。据说Nastassja Kinski太野性,她的经历使她难以演绎出哈代笔下的苔丝---美丽的英国乡村少女的形象;而Justine Waddell有种英国式的古典美,既优雅甜美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孤寂感,所以与哈代笔下的苔丝的形象更为接近。
我也更喜欢98年的电视剧《德伯家的苔丝》。五年前买了《德伯家的苔丝》电视剧VCD(片长约3小时,共3张),痛快地看了又看,越看越着迷,叫人心碎…五年后的今天,对苔丝的眷念仍不减,执起笔来,重温些许插曲与片段,细细回味剧中的气息,浓郁的悲情…
★ 我的“苔丝情结”
1. 洁白如诗那般美,令人迷醉
Tess很美。她的姣好与玲珑映衬在一身的洁白下。她很白,白的那么纯,不可亵渎;白的那么美,无与伦比;白得那般艳,令人惊羡。那般白,曾盛开在灿烂的日光下,奔放在原野绿丛中,舞动在庄园秋色里。那般白,曾如此的出奇夺目、娇艳动人。当火红的玫瑰戳伤了手,鲜血沾染了洁白,Tess的白,开始让人怜惜。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出自我最爱的诗歌---莎翁十四行诗之18)
很自然想起这首诗,就学着它那样来形容Tess---
“Shall I compare you to an Easter lily? You are more pure and pretty.”“我能否把你比作百合?你比它更纯洁更美。”
2. 影音与命运双重奏,撩动人心
无论快乐与苦痛,Justine的真情演绎,皆发自内心,毫不虚掩。尽管命运一次次变着戏法,给无知的Tess开玩笑,幸福一次次绕过她身旁溜走,她依然亭亭玉立,犹如一朵鲜花,娇艳欲滴,沁人心脾。我不禁震慑住了,内心涌动一股悲情,哀Tess所哀,愁Tess所愁,我相信观者定能感受到,并与之共鸣。
令我惊诧的,还有剧中反复奏响的乐曲,那淡淡的忧伤。那乐曲多么美妙动听,让人如痴如醉,百听不厌。佳音好比天籁,就象莫文蔚的一曲《盛夏的果实》,谁也计算不了曾经醉过多少天下人,歌曲里那淡淡的忧伤,和谐的韵律与无穷的韵味令多少人为之倾倒!
电视剧《德伯家的苔丝》的插曲与故事情节如此吻合,激起了我心底万般柔情。故事的情节不失浪漫,浪漫之余却散发着忧伤,弥漫着宿命。情节与画面交织的天衣无缝,影音与命运的双重奏,给纯洁的Tess蒙上了宿命的色彩。主旋律、背景音乐与掺和的曲调穿插于剧情中,诉说着淡淡的忧伤、绵绵哀怨、柔弱、孤苦与无助,预示着冥冥中的命运。
3. 咽着泪水那一幕,百折不回
当历尽磨难的Angel决定从巴西重返英国,与心爱的Tess言归于好,便有了Tess含泪带笑,默默注视Angel的一幕。Angel的归来,犹如一把利刃,径直刺向Tess的心坎。“Too late...Too late!...” 一切都来的太晚!
多少个日夜,Tess企盼着丈夫回心转意,回到自己身旁。抱着一线希望,她给Angel写信,恳求丈夫迅速归来保护自己。可是伴随她的却是孤独、悔恨、愤慨、绝望,最后,她只能甘受屈辱和苦难。
Too late! 声声悲切。这迟来的相见,是命运的捉弄,天意弄人。
想起韩国影视的女角色都爱哭。为感动而哭,莫名、单纯地哭,天真可爱甚或淘气地哭。如My Girl(《我的女孩》)里李多海饰演的“周幼琳”,一把鼻涕、满脸泪花,毫无保留地把一切溢于言表,以泪水宣泄…而Tess,则将所有的冤屈与苦痛以及对爱人的思念都统统深埋在心里,默然含泪,泪往心里流,此情此景,言语怎来得及思索?
4. 死亡是苦难的终结,肝肠寸断
苦难终有尽头。在一个静谧的黎明,Tess被捕,被处绞刑,至此,全剧终了。然而,与电视剧不同的是,小说的结局燃点了希望:Angel怀着忏悔和苔丝的妹妹开始了新的生活。这种希望,是否预示着新的爱情的萌生?就好象许多爱情故事一样,妹妹继承姐姐的爱,和男主人公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可是真能幸福快乐吗?当初爱得那般死去活来、肝肠寸断,我怀疑这种爱的继承,至少,在《德伯家的苔丝》里我相信爱是无法继承的。就象《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爱人?》里的故事一样,爱,无法弥补,没有替身,也没有退路,只能按着原路走,唯一条路,一直走下去……
只有在悬崖,断肠人才得以解脱

⑨ 电影德伯家的苔丝中的苔丝是一个怎样的人

苔丝本是一位纯洁美丽又非常勤劳的农村姑娘,她向往人生的真和善,但又时时遭到伪和恶的打击。苔丝的悲剧始于为了全家人生计去远亲家打工,却因年幼无知而被亚雷骗去了处女的贞操,成了一个“堕落”的女人,受到社会舆论的非议,把她看成不贞洁的罪人;苔丝后来与青年克莱相爱,又因为新婚之夜坦诚有污点的过去而被丈夫遗弃,而与近在眼前的幸福失之交臂;出于高度的家庭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苔丝为换取家人的生存而再次违愿沦为亚雷的情妇;最后因为丈夫的回心转意使得绝望的苔丝愤而举起了复仇的利刃,终于成了一个杀人犯,最后不得不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导致“像游丝一样敏感,像雪一样“洁白”的苔丝最后终被完全毁灭。这一切悲性遭遇全由于无情命运所精心谋划和设计,安排世事的宇宙主宰通过命运的巨网毫无怜悯地将人伦道德意义上的好人、善良人笼罩于进退维谷的苦难陷阱。[5]
苔丝是哈代塑造的一个全新的妇女典型。她有着双重性格。一方面她敢于反抗传统道德和虚伪的宗教;另一方面又不能长度摆脱传统道德对自身的羁绊。特别是后者与她的悲剧命运直接相关。首先,造成苔丝悲剧的性格方面的因素是大自然赋予她的纯朴,这本能的纯朴使她不能与人面兽心的亚雷相处,也使她不能向心爱的人隐瞒自己的“污点”,因为她没有沾染多少文明,所以也就缺乏功利的计谋。而且苔丝蔑视宗教,蔑视法律。另一方面,由于苔丝出身于一个农民家庭,残存于农民身上的某些旧道德和宿命观点使她在反抗传统道德时出现了软弱的一面。她在受到世俗舆论、传统道德迫害的同时,又用这一道德标准来静观自己,认为自己是有罪的。苔丝以失去自我为前提,对克莱尔极度崇拜,极度忠贞。正是这种思想,这种保守性,加重了苔丝命运的悲剧性。

⑩ 跪求:《德伯家的苔丝》 2008版

使用网络网盘免费分享给你,链接:

提取码:94ap《德伯家的苔丝》是由戴维·布莱尔指导,大卫·尼克尔森编剧,杰玛·阿特登和埃迪·雷德梅尼主演的电视剧,该剧于2008年9月14日在英国BBC电视台播出。该剧改编自托马斯·哈代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普通农家女子追求爱情却惨遭迫害,最终牺牲的故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